【專訪】超耐玩!佐藤先生細說《人中北斗》 完成要80小時!

在「台灣電玩展2018」當中,我們有幸能得到SEGA的安排,跟《人中北斗》製作人佐藤大輔先生進行專訪,《人中北斗》是採用《人中之龍》的引擎開發,以《北斗之拳》的世界觀製作的全新遊戲,同時亦在會場上公開了最新的宣傳影片,遊戲預定3月8日推出。

問:可以說一下《人中北斗》開發的契機?為何會選擇《北斗之拳》?
佐藤:《人中之龍》系列已經有12年,當中有很多不同的東西派生出來,好像打喪屍的《人中之龍OF THE END》,一邊作新的挑戰,一邊繼續《人中之龍》本篇的發展。我們在作完全不同的新挑戰,於是想出用《人中之龍》的風格,加入《北斗之拳》的世界觀。加上我本身是《北斗之拳》的粉絲,覺得故事上跟《人中之龍》有些共通點,所以如果把兩者配合的話,相信可以造出有趣的遊戲,所以決定開始《人中北斗》。

問:為何遊戲採用原創故事而不是不著的故事?
佐藤:因為自己非常希望作新的挑戰,要是跟隨原作故事來製作,即使不是我製作也可以,以「人中之龍工作室」來製作的話,就是製作出以往沒有的東西。

問:原作者有沒有為遊戲的原著故事給予一些意見?當中有沒有趣事可以分享一下?
佐藤:在正式把計劃書交給原哲夫老師之前,我、橫山先生、名越先生和老師在用餐時提及相關的事情,在我們提出製作出這樣的健次郎和原創故事時,基本上老師也沒有反對,他也應為如果不製作新故事,《北斗之拳》就不會有新的粉絲,所以吩咐我們把有趣的事請盡情去做。

問:原哲夫老師給你的印象如何?是不是像《北斗之拳》的主角般結實的男子漢?
佐藤:原哲夫老師經常上日本的電視,所以早有知道他的長相,單是看外表的話,會有點像小壞蛋的感覺,但是實際上非常溫柔。

問:有沒有想過把原老師放進遊戲入面?
佐藤:如果老師想的話,我們會製作。

問:遊戲內的NPC角色和敵人,其臉相是否把《人中之龍》的角色放進去?
佐藤:不是,基本上採用跟於《北斗之拳》原作風格的臉相製作出來。

問:在製作方面有沒有遇上甚麼困難?
佐藤:非常多,首先是圖像方面,我們現在採用比較具現代感的表現,但是《北斗之拳》已經歷史悠久,雖然日本的彈珠機都有作新的CG繪圖,但我們想做不同的東西,於是在這方面遇上不少困難。因為採用人龍引擎製作,所以希望喜歡《人中之龍》的玩家也會喜歡這個作品,一開始就決定把《人中之龍》中的攻擊用COMBO也帶到遊戲當中,可是《北斗之拳》的健次郎是有壓倒性的強勢,一擊就可以打倒敵人,令製作時從中取平衡是相當困難。

問:遊戲的世界地圖跟《人中之龍》一樣大小嗎?
佐藤:單是用伊旬與神室野來比較,伊甸會較小,但在伊旬外面有一個很大的荒野,即使用車移動也非常辛苦。

問:否有任務要到荒野做?
佐藤:有很多任務要去荒野做。

問:《人中北斗》算不算像《維新》般,屬於外傳故事?
佐藤:完全不是,是一個完全新的作品。

問:用原創故事、又有黑服健次郎,跟原著感覺很不同,有沒有想過有可能令FANS反感?
佐藤:已經有覺悟(笑)。相信會有些粉絲不會喜歡這樣的風格,但我們是想做出一個「未見過的健次郎」,所以我們知道會令粉絲生氣,一邊開發。

問:遊戲有很多迷你遊戲,如卡拉OK等,健次郎會不會唱《北斗之拳》主題曲?
佐藤:不,雖然原老師可以讓我們做多點有興的事情,但是有一點絕不可以做的是,健次郎絕對不會的事就不可以做,由於健次郎是不會唱歌,所以遊戲入面也不會唱歌。

問:今後會不會有計劃製作以其他漫畫作品為題材的作品?
佐藤:要是此作大熱的話,我們會考慮。我們也需要考慮當中作品的世界觀是否跟《人中之龍》相配,如果不合配的話,我們也沒有信心把它弄好。

問:那製作人先生心目中有沒有其他作品想做?
佐藤:未想到呢。
編:《CITY HUNTER》應該會合適。
佐藤:《CITY HUNTER》嗎?(笑)我也有想過,可以完整把歌舞技町放入去呢(笑),不過未有自信能將它弄好。(笑)

問:完成遊戲一周大約要幾多時間?
佐藤:每個人玩法都有不同,因為入面有很多任務和小遊戲,基本上今集的戰鬥比較有深度,要是不好好培養健次郎,會幾難破關。除了健次郎之外,還有「星宿護符」,要是不強化它,就難以打倒強敵。為了強化「星宿護符」就要去接任務,到荒野收集素材,我試過完成一周,所需的時間約80小時。

問:現在Nintendo Switch大熱,有沒有考慮在Switch上推出?
佐藤:沒有這樣打算。《人中之龍》採用的開發引擎本來是用盡PlayStation 4機能而設,所以移植去Switch會非常有難度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