GSE 創辦人 Lap Chan 專訪 曾蝕過百萬 敢於面對困難 支援工作室 盼港產3A作品面世

GSE

由香港人創辦的遊戲代理公司 Game Source Entertainment (簡稱 GSE )自成立以來積極為香港玩家帶來不同的遊戲,究竟她們成立的經過是怎樣?我們HobbiGame特別走到GSE總部,找來創辦人Lap Chan進行一個簡單而輕鬆的訪問,讓香港玩家對這家公司有更多認識。

Lap Chan創辦人Lap Chan

HG:我們知道GSE是在2006年成立,而在成立GSE前,Lap是經營實體遊戲的零售店,是甚麼契機決定成立GSE?
Lap :當時經營的實體遊戲零售店十分之細,約100呎左右,現在仍然在信和中心營業。而巧合地位置在於當時全行(遊戲零售)中比較出名的「電氣良品」對面,某程度上是她們激發起我去越做越大。在同時一時間,經歷親人的離開,也令自己要發奮,既然選擇做遊戲這個行業,就決定要做得更好。

HG:當初成立GSE的時候,遇上甚麼困難?有沒有甚麼困難是令人印象深刻?
Lap :有,很多困難,大約在2010年左右,那時剛好賺到「第一桶金」(約100萬港幣),之後不久倒蝕超過100萬,當時非常糾結,曾考慮是否就轉行不再做遊戲,每晚都無法入睡,思考了很久,覺得我應該要面對這件事。

HG:有沒有遊戲令GSE蝕本?
Lap :有的,大家都知道我們有把不同的遊戲推出到不同國家/地區,我們真正以全亞洲市場為目標是2018-2019年的事,那時是首次打入日本市場,由於對日本市場不太熟識,畢竟跟香港很不同,結果錯誤預估遊戲銷量。

HG:你覺得香港的遊戲市場如何?
Lap :香港的遊戲市場比較偏離日本,近歐美,香港市場以輕玩家為主,很多時間都是受潮流影響,朋帶關係影響較多,日本就會注重遊戲的品質,參考日本雜誌「FAMI通」成為標準,評分高就會多玩家注意。香港玩家很少有這樣的情況。

HG:我們知道現在GSE有很多範疇,好像遊戲中文化、把歐美遊戲輸入香港、日本、韓國等地,其實這些工序的起步點,都是由Lap 自己指示?還是有同事負責?
Lap :最初的時候的確有很多事是由我決定,後來我們的團隊穩定下來時,就交由團隊決定,當然他們也會找我討論,我們很重視團隊文化,大家都覺得可以,就會去做。至於中文化方面,最重要是需要有一個專有名詞表,包括角色名、武器名、招式名等等,畢竟一款遊戲不是一個人負責進行翻譯,是需要分工,沒有這個專有名詞表的話,在遊戲中就會有機會出現不同譯名,完成這專有名詞表後就會進行「初步翻譯→核對→潤色→嵌入遊戲→Debug」的工作,其中潤色的目的就是增加文采,令文字表現得更加生動,讓玩家更投入,Debug就是要再次核對文字嵌入遊戲後,有沒有出現異常,如字體過大,或過小,以及文字的「前文後理」有沒有出錯等等,是十分多工序。

HG:另外GSE可是首間代理公司這麼重視乙女遊戲這個類別,其實開始這個項目的契機是甚麼?為何會選擇乙女遊戲這個類別呢?當時在取得中文化的代理/版權是否有遇上很多困難呢?
Lap :其實做乙女遊戲代理這計劃是我自己帶出來,最初的時候都是以嘗試的心態去接觸,當時都沒有人看好,也沒有想過會發展至現在。特別要提及的是,我們公司的GM Mandy,她帶領的團隊都是女性員工,她們會比較明白女性玩家所需,這都是她們的努力而成。其實我覺得這對遊戲界是一個不錯的貢獻,因為有很多玩乙女遊戲的玩家,都是從來沒有接觸過遊戲機,這些玩家是會為玩乙女遊戲去購買遊戲主機,有助擴大遊戲主機的玩家群。

HG:GSE現在代理、發行、中文化的遊戲十分之多,其實作為創辦人的LAP,本身有沒有打機的習慣?喜歡玩甚麼類型遊戲?成立GSE之後會不會比以前更少打機?
Lap :我本身甚少打機,是一個輕玩家,反而成立GSE之後玩多不同遊戲,就算在GSE成立之前,開遊戲零售店的時候也是甚少打機,可說是「誤打誤撞」而進入這個遊戲界別。最近就有玩《劍星》,剛好完成一周目(笑)。

HG:GSE每一款代理發行的遊戲(乙女遊戲除外),Lap 有沒有親自去測試?
Lap :老實說每一款遊戲我都會去了解,最少也知道是一款怎樣的遊戲,但就沒有全部試玩過。試玩多數交給有玩遊戲的同事昌昌(Marketing Manager)去負責。

HG:現在遊戲業界感覺上跟十年前很不同,以往實體遊戲近乎是必須品,現在有數碼版,而且也因為疫情令更多玩家接受數碼版,這對於GSE來說,有沒有影響呢? LAP自己對這個變化有甚麼看法?
Lap :這個世界都在轉,無論是店舖生意或是代理,都要適應市場的變化。不過可能會有人擔心實體遊戲會被淘汰,但從這幾年的市場來看,事實上市場無論是對實體或數碼的需求已經穩定下來。我認識一位老前輩,專門做遊戲銷售分析,數碼版遊戲可說是出盡不同的招式,好像特價、提早遊戲權等等,但消費者們都已經習慣,將來不會再進一步打擊實體遊戲。另一方面,數碼版遊戲的出現其實對遊戲市場是更加利,因為開發遊戲所需的成本會較低,讓規模不大的工作室能夠開發不同類型的遊戲,也為玩家帶來更多遊戲選擇。至於遊戲實體店方面,同樣也開始穩定下來,而且有些還轉移陣地,去一些更多人流的地方擴展業務,相信都會漸漸轉好。

HG:現在經濟不太好,老牌黃金商場都出現結業潮,Lap 對此有甚麼感想?
Lap :我認識一些黃金開店的行家,都是有心發展自己的行業,他們仍然留守在黃金商場,都很穩健。可能近期「捱」得比較辛苦,不過相信會變得更好。至於遊戲界,我會對明年充滿信心,除了多新遊戲(如《GTA 6》)推出之外,也有新主機,明年一定會更好。

HG:我們見到GSE相當落力為遊戲作出貢獻,除了中文化和為玩家帶來不同地方的遊戲外,也積極為遊戲辦活動,如推出/代理周邊產品、參加動漫展,其實對於Lap 來說這是否已經足夠?還有沒有甚麼想做,但又未成功?
Lap :我最希望見到的是,香港的遊戲開發能夠「起飛」,因為我見到很多不同的國家;特別是亞洲的國家,這幾年發展特很厲害,好像中國接下來會推出《黑神話悟空》,韓國有《劍星》,韓國政府也宣佈接下來五年會大力支持主機遊戲發展,我覺得遊戲開發其實對業界是十分有意義,所以我真是希望見到有一隻由香港製作的3A遊戲面世。

HG:有很多人都對香港這個市場比較負面,Lap為何會選擇在香港,而且還這麼落力做遊戲推廣?甚至開多一間新實體店?
Lap :我自己是土生土長的香港人,雖然遊戲發展在其他地方或國家都比香港好,但是作為一個香港人,覺得不甘心,希望香港可以追隨世界步伐。

HG:現在GSE已經衝出香港,跟世界接軌,有沒有計劃自己開發遊戲?
Lap :有想過,不過現在還未是一個合適的時候。不過我們是有支持遊戲開發,在GSE發行的眾多遊戲之中,有些遊戲GSE是有投資,支持遊戲開發者。最近公佈會全球同步發售的《百劍討妖傳綺譚》,是其中一款我們在背後支持,我們的同事都很期待這個作品,要是有好成績,日後都會支持更多不同的遊戲工作室。

HG:最後有沒有誰是Lap 想特別要多謝?
Lap :有,我真是想特別多謝任天堂的亞洲社長松本先生,他真是給GSE很多鼓勵和支持。在我首次遇上松本先生時是在China joy上,那時還未開幕,我看見松本先生親力親為去為攤位進行佈置,實在很值得我們去學習,很期待松本先生可以帶領我們業界,令市場更加興盛。

HG:最後很感謝Lap 抽空接受我們的訪問。

相關消息

error: Content is protected !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