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訪問】全新章節《GOD OF WAR》 是時候成長

受到不少玩家期待的《GOD OF WAR》新作,我們除了有幸率先試玩之外(傳送門),當日遊戲製作公司Santa Monica Studio亦派出代表Aaron Kaufman先生來到香港,向我們解釋遊戲細節和解答我們的問題。

問:今次《GOD OF WAR》故事是新開始,會否以三部曲以完成這個作品?
答:我們不把它稱為《GOD OF WAR 4》是因為是一個擺脫過去希臘神話的部份;全新北歐故事,創意總監亦對今次的故事部份加入很多不同的意念,但究竟會不會以三部曲去表現,現在仍然無法向大家肯定,但有件事好肯定的,就是這是一個開始。

問:近來有不少遊戲都著重多個結局,今次會不會採用多重結局?
答:今次故事重點在於克雷多斯和兒子,需要完成把妻子(母親)的骨灰帶到上山任務,目標非常清晰,所以不會是多重結局。

問:兒子阿特柔斯身上的紋身是否有意思?
答:對,他身上的紋身是魯音符文,是他母親刻上去,是可以為兒子帶來專注和力量。克雷多斯來到北歐這個陌生地方,究竟為何會來到這兒?如何來這兒?現在未能告訴大家。在今次的故事中大家會見到克雷多斯教導兒子如何成為一位戰士,相反阿特柔斯就告訴他失去的人性。在E3的DEMO入面你會見到阿特柔斯懂得解讀魯音符文,二人除了父子關係外,亦是互相學習。

問:《GOD OF WAR》曾經在美國的NBA球賽中賣廣告,當中採用的視覺跟現在不同,那種視覺會否也在今作之中使用?
答:不會,那只是特別為那次的廣告而設。

問:當打倒一個敵人後鎖定敵人的功能不會自動鎖定下一個敵人,為何要這樣做?如果可以自動鎖定下一個敵人不是會更流暢嗎?
答:這是我們特別設計,因為想玩家好似克雷多斯般,要自己親自尋找攻擊目標,而不是自動跳去下一個敵人。

問:請問遊戲是否有參考《Last of us》?
答:在設定此作時我們有參考其他作品,當中包括《Last of us》、《Horizon Zero Dawn》、《汪達與巨像》等等。當中阿特柔斯的戰鬥會比較複雜,你可以升級他的技能、弓和箭袋,他亦有很多招式,甚至是跟克雷多斯組合連技。

問:遊戲入面有很多謎題,甚至有隱藏的寶箱,如果忘了拿取,是否要沿路回頭?有沒有方法會方便回頭?
答:探索是今次作品很大的元素,就好像乘搭巴士般。始終遊戲不是開放式的世界,屬於單線遊戲,但隨著遊戲發展會有些系統可以讓玩家返回之前的地方,不一定要步行。

問:請問今次解謎要素是否以斧頭為主?
答:斧頭並不是唯一解謎工具,今次有很多解謎方法,詳細就有待玩家尋找。保證會有很多新的謎團讓玩家挑戰。

問:總遊戲時間大約是多少?之後會否有很多跟北歐神話;甚至是神的角色出現?
答:我們不能告訴太多有關角色的事,不過北歐神話中的怪物和著名角色都會在遊戲中見到。我們製作團員花了很多時間去研究北歐神話,甚至到冰島取材,有很多關於北歐神話的演繹可以在遊戲中見到。至於完成遊戲一次大約24-35小時,當然未是遊戲全部。

問:有沒有機會操作兒子阿特柔斯單獨冒險?
答:不會,阿特柔斯不會離開父親,玩家亦不能操作他。阿特柔斯完全是由AI負責,阿特柔斯的AI是非常複雜,會跟克雷多斯作多種的連動,而我們更特別設計,遊戲由頭到尾,鏡頭放在克雷多斯身上,不會有阿特柔斯的視點。

問:遊戲會有像過去般的迷你遊戲嗎?
答:今次遊戲進入全新章節,所以像以往的殘忍和瘋狂的元素,甚至迷你遊戲就不太合適本作。今次有新的目標,是為了帶出新訊息給大家,可能是我們已經成長,大家都變成父母,所以帶出的訊息會深厚一點。我們團隊強調今次遊戲必須有目的,希望克雷多斯不會再為過去報仇的事帶過來,應該是邁向未來。

問:阿特柔斯是一個希臘名字,但今次故事卻跟希臘無關,原因是?
答:其實故事中並沒有矛盾,是特別改一個希臘名字,故事會有交待。

問:希臘神話的神像雅典娜會否在遊戲中出現?
答:在遊戲世界觀中,希臘神和北歐的神是同時存在,克雷多斯究竟來到北歐地方多久?但今次故事主要集中在北歐,所以希臘神都屬於過去。

問:今次遊戲難度方面很以往不同,有沒有一種強化方式會較易通關?
答:遊戲入面的敵人是會越來越強,其實今次強化系統設多個方向,目的是給玩家多一些選擇去應付,甚至使用不同的策略,不會單純按鍵就可以取勝。

問:為何今次要選擇用斧做主要武器?
答:由於是全新章節,選用斧頭在故事上是有其重要原因,好像把斧頭投擲出去,再召喚回來,已經是一個很新鮮的遊戲玩法。今次遊戲開始已經可以使用斧頭、拳腳、盾牌和阿特柔斯的弓箭,比起以往的雙劍變化更多。

問:是因為甚麼原因不採用OPEN WORLD形式來進行遊戲?
答:我們今次製作遊戲有一個很主要的目的,就是講出一個很好的故事,雖然仍然是單線,但是卻非常廣闊。本作的最終目的就是去到山頂,所以決定不使用OPEN WORLD。